Lucifinil

【晏指20H/24H】冬日旧梦

*晏男指

*死亡描写预警

*OOC预警

*晏哥指挥使已经确定关系的前提下

 

这里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只有空气中高浓度的幻力碎片勉强提供一点光照。血腥味在鼻腔里蔓延着,刺激着他的神经,不祥压抑的幻力和不知是怪物还是神器使血液的混合物沉沉坠在身上,幻力的过度透支让他头晕目眩。他没力气去支撑这一层又一层快要干涸的液体了,他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些东西浸透了。

抿了抿干燥的嘴唇,神经迟钝的传来了肺部抗议的尖叫,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屏息很久了。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带着胸口撕心裂肺的痛楚。然后他突然能听到了,听到了前方的一声枪响和周围一圈又一圈怪物的嘶吼声。

[这声音....是晏华!]快要消散的意识突然回笼,他迫切的想要抬起头去确认站在身前的人。看到了熟悉的风衣下摆,他下意识松了口气,用力抬起了手“......晏华......”挡在身前的身影听到呼唤回头,却看到了打破抵抗幻力侵蚀的最后一根稻草。

 

确实是听到有什么东西碎了,晏华能感觉到体内尽力维持也濒临崩溃的幻力瞬间突破阀值[不过,也没有必要了。]视线从偷袭的刀骸身上转到了他的指挥使身上。连续24以上的高强度战斗让黑发黑眼的少年伤痕累累,晏华从那双开始黯淡的,在生命最后还在追随着自己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最后半人类的样子。他还是活骸化了。

 

少年抬起头,随后想要挺起身子,牵动了浑身的伤口带来些持续性的刺痛,[有点像第一次和晏华巡查]少年不合时宜的回忆着[那个时候自己逊透了,想着只是巡查能有多累,结果跑了半个中央城区就累的直不起腰,还是拽着晏华的风衣走下去的]回忆继续着[现在想来当时晏华一直离自己很近,当时我好像一伸手就能抓住他的风衣呢…...]“噗嗤!”将将抬起的胸口瞬间被捅穿了,[...?怎么...?]所幸被穿透的胸口以并不能再给他带来再多的痛苦了,从进入这裂缝就开始不断被迫抽出自身幻力抵抗侵蚀,不知持续多久的战斗造成的伤痛和过多消耗的幻力早就麻痹了他的神经,他甚至不知不觉已经开始透支生命力去填补幻力漏洞。少年他,其实早已经是快要晕死过去的状态了。先是从四肢蔓延开的冰凉和无力感,耳内骤然开始出现阵阵的嗡鸣声,连怪物的嘶吼也被覆盖去,变的遥远,再是意识开始开始模糊,眼前交替或同时出现块状的黑暗和空白。他又会死去,毫无疑问的。[又?]少年突然感到些许疑惑,但已经没有更多力气去思考了。眼前场景和思维开始出现大片的空白,肉体和精神已经有些联系不上了,但少年仍然执拗的不肯把视线放下去。

从身后被怪物巨大的前肢穿透胸口,血液包裹着最后一点温度毫不留恋的离他而去,眼前英俊的面容一瞬间布满紫色结晶,以往蔚蓝晶透的眼睛漆黑一片,不详的幻力震荡开来......是晏华完成了活骸化。“......晏...华......”

 

结晶状的异肢瞬间增值,新生的活骸顺着生前留下的本能直接捅穿了指挥使身后刀骸头颅里的幻力核心

 

 

窗外的大雪依旧呼呼的下着,他和之前一样一样好好的待在晏华办公室的长沙发上,只不过从坐变躺了,掀起盖在身上厚厚的羊毛毯,冷汗黏黏的浮在后背,一动就冰的少年一个激灵[又是那个裂缝....]。

他抬了抬头,发现晏华坐的离他挺近,直接爬过去扑到晏华大腿上。被动一下子使用太多精神力的弊端开始体现,还在刚醒的恍惚间就开始头痛欲裂,一瞬间强烈的眩晕袭击了他。少年眨了眨开始泛红的眼睛,仰头看着晏华夹上书签合上书。低下头,晏华把少年湿汗的刘海拨到两边,按摩着少年两边的太阳穴。

 

“是那个裂缝……和回忆?。”少年自顾嘟囔着,眼睛瞟到桌子上的两个空高脚杯和一旁的冰桶,愣愣盯着桶上一滴将要滑落的水珠,仍然对自己的情况有些茫然[我和晏华之前在喝酒吗?]。

没有记忆的少年刚开始是真正的一片空白,甚至差点连语言都忘的干净。不过从来到交界都市成为指挥使后就开始断断续续的被动做梦寻回记忆,但也大多都是相互之间没有关联的日常,虽然之前零碎梦到过裂缝里的战斗,却也都是在身处那深渊里的几个瞬间。

伴随着雪花簌簌轻抚过玻璃窗的声音,这本是冬日里难得空闲的温存时间。

少年却被迫残忍的,第一次,就如此完整,如此清晰的回顾了自己和恋人曾经的死亡,回想起最后活骸嘶吼的身影.....对于一个重新获得记忆不到十来天的人来说,这真的太过残酷了。

少年差点就(迷)死(失)在那晦暗的记忆里了。

 

以往清澈的黑眸现在只能映出只能对面人模糊的身影,少年颤抖着,仍然沉浮在死亡的降临中。晏华在仍有些回不过神的少年脸颊上落下安抚的轻吻,最后移到有些泛白嘴唇。感受着恋人的轻琢,稍微直起身子,少年乖顺的微张嘴对入侵者献上自己的舌头。唇舌纠缠,少年柔软的嘴唇带着迷幻的磁力。

 

一吻结束,少年双颊飘起薄红“你现在已经回到这里了”抚摸着少年好像白蓬松尾巴一样的细软半长发,晏华紧锁少年飘忽的视线“多少次轮回我都在这里。”

被恋人拥抱着,被舔吻着眼睑,大量支出精神寻找记忆的少年有些昏昏欲睡,直接钻到恋人温暖的大衣里了。

[回来了......]窝在温暖的大衣里,少年默默在心里呢喃,抓紧了恋人的衬衣又往里缩了缩“你在这里,太好了......”

END

 

对于死亡回忆的补充:说是回忆,其实是指挥使以前经历过的轮回的其中一个结局呢(废话),所以虽然指挥使是自己的视角但其实是对这个结局的描写所以写了晏哥。晏哥在看到指挥使被捅穿的一瞬间开始活骸化,指挥使死亡的一瞬间同时完全活骸化(我流殉情,感觉同时死亡很浪漫啊)。


【晏指24h产粮活动】预告

我真实萌新(´・ω・`)


苍蓝水稻。:

「欢迎光临,闯入者。」


自听到那句话起,已经过去了多少个轮回呢?


将其换算为正常的时间,已经是整一周年了。


这一年中,你遇到过多少人,经历了多少事,多少次在病床上醒来,又有多少次迎来世界的终结?


嘘,不要说出答案,那不是今日你应当计算的东西。当然,今日你也可暂且放下命运沉浮,专心享受这一年来难得的全然放松的时光。


你也不必担心神之头脑会责备你什么,不如花时间想想,你曾经同他经历过什么?或者,你想同他经历什么?


本活动由晏华真爱群与晏男指cp群、晏女指cp群共同策划,共计23位文手与画手参与,将在12月19日为大家带来共计24篇晏指向产出。


四个季节,你最想看到哪一季的他?


参与名单:


文手: @藏北残城@晏同风@荷🚷@苍蓝水稻。@暝秋居山@山河@脳洞モンスター@南凉酒@白箫鬼宿@是叶霄不是夜宵@橘砸@晏酱@一只臥龍(´σ-`)@Lucifinil@任意意意意@努力变强鼠鼠子  @斑鸫mayu


画手: @细雨成霖@ふゆみ威士忌@存在义务@灭却世界@hisa镜@文鸟